关注穆沁雅煌网微博:
首页 - 文化 - 正文

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

2019-09-11 14:39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匿名 阅读:406次
标签:a

我妈犹犹豫豫:“我就是给你问前程去的,他说……他说你没有当公务员的命,说你经商会很成功。你不听我劝坚持考试,我怕告诉你你也不信邪,反倒给你添堵。”

我问他那些面试培训机构哪个能靠谱一点儿,他说:“如果我考了第一名,我一定去省城那种‘包过班’。我师兄学过一个,据说师资不错,确实保证了他顺利过关。虽然学费高达6万6,值啊!”

“签协议的,保证退费。你想啊,一个班9人,每人3万8,加起来就是34万多,要大半年以后才退,这大半年理财收益差不多就够办班支出吧?9个人中就算考上1个,3万8,10天的收入,可观吧?何况,以往他们每班最少也考上两人。”李建掰开揉碎给我讲解了一番。

社区服务中心的工作氛围很好,同事关系很融洽,都是和我妈年龄差不多的阿姨,对我照顾有加。听说了我这两年公考的经历和我妈算的卦,她们七嘴八舌地应和:“算卦这事儿,不管别人信不信,我是信的。文化街上有个写‘周易’俩字的小门脸儿你们去过吗?我在那里算的卦都应验了。”

关于“人间”(the livings)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、题目设想、合作意向、费用协商等等,请致信:thelivings@163.com

1995年,我从艺校毕业后留在了杂技团上班,父亲建议我自考大专。父亲已经规划好了,让我读“汉语言文学”专业,因为我小学都没念完,在艺校所学的五六年级的课程基本也是混过来的,数学不好补,汉语学起来相对轻松,且没有入学考试。

11月的一天,我刚走到电梯口,保安大叔叫住我,问道:“小伙子,你要上去健身?”

关于“人间”(the livings)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、题目设想、合作意向、费用协商等等,请致信:thelivings@163.com

经济学类和金融类专业、新闻传播类专业和一些语言类专业,也是文科热门专业的常客。

我嘲笑我妈迷信,怕影响李建情绪,也没敢跟他提起这茬儿。结果,李建面试再次名落孙山。他还振振有词:“我压根就没太努力,我还得陪着你再战呢,没想这次就考上!”

饭常吃不饱,零食就凸显出了它的重要性,可零食一多,老鼠就来了,它们在我们寝室的夹壁里做窝,常常在一间寝室被盗的瓜子花生,隔天会在另一间寝室的鼠洞中露出踪迹,整个寝室都弥漫着老鼠的味道。

说说笑笑,我就是不肯“就范”。李建只能刮着我的鼻子叹气:“行行行,随你吧,大不了我养你!”

1889年6月29日,霍姆斯的房子完成了一半。也是在这一年,芝加哥合并了恩格尔伍德,并且很快在六十三街和温特沃斯街附近设了一个新的警察辖区——第二分队第十辖区,距离霍姆斯的药店七个街区远。

站在天台上,能清晰地望见久安寨水墨般的群山和东安井耸立千年的井架,再往远,两口巨大的锅炉夜以继日地冒着滚滚白烟,夜深人静的时候,总会听见从东安井方向的工厂隐隐传来的机器运转的声音,很细,却不间断。

7月初,市里招录合同制的社区工作者,我一考便中,而且成绩遥遥领先,心头的阴云总算是开了一条缝儿。

例如2018年北京大学国际政治专业河北省文科分数线为691分,而当年河北省文科690分及以上的考生人数仅为29人,该专业分数线之高可见一斑。

我不怕他嘲笑我沦为封建迷信的“大妈”——不能吃皇粮能经商,又与我妈所找的高人口吻一致,都是靠生辰八字测算出来的,这还能错了?

我常常会想,在本该读书的年龄,他们在练杂技,可杂技也不能演一辈子。当舞台寿命终结时,他们的未来又在哪里?

最终,我拼尽全力拿到了会计证,加上大专文凭,勉强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出纳员。

笔试结束,李建第一,我第二。我们俩激动地抱在一起欢呼,以为胜利在望。

小荷的沮丧绝不是装出来的,她说她50%的题都是蒙的,但愿从头到脚的耐克保佑她“蒙得全对”。而我也不掩饰骄傲——70%的题目我都很有把握,说不定能像此前的学校选拔考试一样独占鳌头呢!

参加过6次面试的“千年老二”林哥给我们讲起了往年见闻:某年一个笔试倒数第一的考生“贼他妈幸运”,“面试那天,同岗第一名因为极度紧张刚进考场就晕倒了,第二名也紧张兮兮,居然在自我介绍环节直接报出姓名,违规了,不得分(

我们每天都要不断重复同一个动作:双手撑在一根条凳上,双腿弯曲往地上用力一蹬,同时收腹、弓背,向着天花板猛踹腿,一次做几十个,重复无数次,一天一天练下来,直到有一天,就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变轻了——当然,只需要一个周末不练习,就会让已经变轻的身体回到起初的沉重,只有通过力度更大的练习才能再一次轻盈起来。

再后来,群里便没了消息,不知道员工的欠薪有没有被讨回,也不知道会员的会费有没有被归还。可能大多数人都和我们一样,没有继续追讨下去,权当交了学费。

备考的日子是我的“后高三时代”,除了去上课就是闷在家里做练习卷。我妈一回家就屏声静气,生怕打扰我,费尽心思给我做营养餐。我们娘俩在租来的家中背水一战——原来的房子早已变成了我爸当年的医药费,人财两空后,我妈就四处打工供我读大学。

也许我的祈求感动了上苍,李建笔试、面试均为第一,由无编制的报社记者变身为公务员。

霍姆斯的新想法是把自己的大楼改造成一个旅馆,来接待世界哥伦布博览会的游客——旅馆当然不用布置得那么豪华,不过也足够舒适和便宜,能够吸引到一些特定的人,也让霍姆斯有充足的理由来购买一份大型火灾保险:他打算在博览会结束后烧掉房子,获得赔款,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开心的小福利,可以借机毁灭那些可能留在屋子隐藏的储存室中的多余“材料”。

“电子信息科学类”专业在教育部《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(2012年)》(教高[2012]9号)[1] 中与部分电气信息类专业合并,更名为“电子信息类”,新的大类包括电子信息工程、电子科学与技术、通信工程、微电子科学与工程等专业 [2]。

恐慌开始了,一如往常。霍姆斯想象着安妮蜷缩在角落里的样子。如果他想的话,可以冲到门旁,将门打开,将她搂在怀里,为她差点遭遇悲剧而陪她一起哭泣。在最后一分钟,最后几秒钟,他都可以这么做。他本可以这么做的。

霍姆斯不为所动,米妮和安娜十分害怕,却又为这种屠杀的高效感到一丝古怪的兴奋。牲口中心展现了安娜之前听到过的所有关于芝加哥的说法,以及它对财富和权力的无法抗拒的野蛮驱动力。

就这样混迹了将近1个月,我们赶在春运的时候乘火车回家。我们把行李移到车厢连接处,各人坐在自己的行李上,从长沙一路回到成都。也许,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,望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景色,愈发容易引发思考。就在那段旅程中,大家第一次聊到了转行,聊到了这样的人生是否是我们想要的。

可转念一想,才299的年费,自然会混入贪图小便宜和新鲜感却缺乏公德心的低素质会员。

“嗯,反正这家健身房不要像你之前那家卷钱跑路就好。”我笑着打趣。

第一批旅客开始到达霍姆斯的世界博览会旅馆。尽管旅馆二楼和三楼的房间大多空着,但是当男性旅客前来问询时,霍姆斯总是带着真诚的歉意告诉他们房间全都满了,并好心地介绍他们去近处的其他旅馆。于是,他的客房开始住满女性,这些女性大多十分年轻,并且显然不习惯独居。她们令霍姆斯感到十分兴奋。

--- 环球网百科
标签:a

文化头条

热点推荐

郑重声明:以上内容与穆沁雅煌网立场无关。穆沁雅煌网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穆沁雅煌网对其观点、判断保持中立,不保证该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